江宝全——劳动纠纷使他“声名狼籍”
发布时间: 2006-06-13 点击量: 3930
江宝全——劳动纠纷使他“声名狼籍”
企业家成了克扣工人收入“罪魁祸首”?这个课题要研究
 
    江宝全,这位南京地区闻名的企业家,曾经在坟堆上将一个濒临倒闭的手工小作坊,创办成天下闻名的南京金箔集团而荣获国家“五·一”劳动奖章;曾经因连续十多年成为江宁地方企业纳税第一名而成为区和省人大代表;曾经为养活6000名劳力而感到无比自豪和骄傲!为此,江宝全是南京市企业家任职最长的一名副会长和企业老总。
    可是这位叱咤改革风云的人物,近年来却因一起又一起的劳动官司而声名狼籍,威信大减。当年,江宝全因为有善心、喜欢做善事而在当地有口皆碑,无论是作为人大代表还是党员代表大会代表,即使江宝全不在场,也是高票当选。如今,江宝全经常受到员工声嘶力竭的谴责,有时愤怒的员工成群结队到区、市政府上访,公开点名道姓谩骂江宝全、贬毁江宝全,而这一切,归根结底都是劳动纠纷惹的祸。
    1996年,江宝全所在的江宁区,有一个最小的地方国营企业——南京起重电机总厂,因1000多万巨额亏损,每月仍以50万速度在续亏,企业濒临倒闭,当地政府心急火燎,多位领导恳求江宝全接管。江宝全大义凛然,在电机总厂危难之中派人接管了电机厂。通过引进金箔管理机制,实施有效措施,电机总厂很快起死回生,得以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锥型起重电机企业。八百名电机厂员工也从中得到很好的安置,工作稳定,收入不断增加,最高的时候第一线员工月收入达2000-3000元。可是,当时的中国企业厂长、经理,对《劳动法》的学习、理解、执行都是一知半解,在与员工签订劳动合同时,也是较少过问,简单了事,由人事部门办办拉倒,直到近年来政府决定小型国有企业电机厂要改制时,员工中对金箔托管电机厂的“恩情”抛在脑后,维护个人权益的要求却一个又一个,什么超时加班工资、节假日工资、星期天加班工资,还有这个费哪个费,他们将托管十年的“问题”集中在一起搞“秋后算帐”,平时的小鱼小虾一下子装成满满一个篓子,数量大得吓人,一个小厂哪能承受得起?一下子将电机总厂的厂长们搞懵了。因电机厂是金箔集团托管的,不少人说:这一切肯定都是江宝全克扣我们员工的!于是,上区政府、市政府,一趟又一趟,越闹越凶,全厂员工罢工一个多月,在大肆谴责江宝全的声浪中等待着政府的出面。政府有何妙方?只有依法做工作,支持员工的合理要求。为此,江宝全搜肠刮肚要掏3000多万才能初步平息这场“谩骂风波”,可是员工的心目中并不领江宝全这个情:这是我们依法斗出来的!
    1999年,江宁地区最大的国营企业——南京新蕾化工公司因资不抵债、亏损严重而束手无策、举步维艰。因江宝全曾经在新蕾公司工作过20年,许多老部下、老同事纷纷找江宝全求助。江宝全说:“光救落水的人还不够,还应当救落水的船。”于是他主动向当地政府请缨,整体收购新蕾化工公司。经过当地政府出面操作,新蕾公司从托管、破产到收购,全部通过了法律手续完成改制工作。按理说,这样的过程不应与江宝全有多大的关系。其实不然,因为新蕾公司当时有1361名员工,除了部分买断工龄离厂外,全部由江宝全在全集团范围调剂安置就业和内退内养。六年多下来,国家的各项法律法规、福利待遇都发生许多变化,原新蕾员工手执这些报纸文件,对照原来的做法待遇,稍有不符,立即成群结队(因为老百姓流传一个宗旨:现在闹事必须聚众)找企业、找政府。如果得不到满足,江宝全就成了活靶子,想骂就骂,想怪就怪,什么老同事、老部下,只要江宝全不满足我们的要求,我们就叫他休想过一天快活日子!面对这些员工的一次又一次谴责怪骂,江宝全几乎是无能为力,唉声叹气:企业老总又不是法律专业毕业的,政府部门动不动下这个文件、那个文件的,先在报纸、网上公布,然后叫企业执行,企业怎么跟得上呢?
    江宝全面临的还不止这些,还有更大的风浪在等着他。二十多年来。金箔集团在江宝全的带领下,已将一个固定资产只有38万、年产值只有175万的小作坊创办成今天的年产值近10个亿,有5000多名员工的中型集团。2000年5月,经政府批准,金箔集团由城镇集体制企业改制为民营企业。当时改制时,江宝全和他的领导班子,谁也没听说过还有什么“员工身份置换”说法,顺理成章就将金箔集团这个摊子接下来了。谁知道,近年来,当地政府不断宣布改制企业还要进行“回头看”,对原来员工身份要进行置换,从老企业买断,到新企业重新签订合同。当地政府还给集团员工写了一个承诺书,盖了政府大印,说6月份开始搞置换,8月份发钱。江宝全一看到这个承诺书,毛骨悚然!金箔集团有5000名员工,平均每人如果补发2万元,总共要一亿多,企业哪来这么大笔资金?到时发不出,员工不对江宝全恨个大洞?政府都说发,你江宝全硬是不发,员工不找你闹找谁闹?如果真的闹起来,而且像电机厂员工那样停产闹改制,江宝全和他的一班人辛辛苦苦二十年创立的金箔王国还不毁于一旦?!江宝全忧心忡忡,彻夜难眠。